新闻资讯 News

新经济时代的国际贸易发展

日期: 2013-12-11
浏览次数: 15

经济学研究有限资源的有效配置,资源配置效率的改善带来经济增长。

国际贸易研究国别层面的资源配置效率,是经济学理论最早的分支之一。斯密的《国富论》中分工、比较优势等概念,已经看到国家间资源流动对于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意义。18世纪以前,虽然有基本的生产要素,但要素流动和信息流动的成本非常高,技术交流速度也非常缓慢,形成的是低水平传统农业社会经济发展的均衡,经济发展水平很低,人均产出基本保持不变。工业革命以来,人均产出开始持续增长,这完全突破了原有的农业社会低水平均衡,使得人们开始从理论上思考经济持续增长的原因。

Y=AF(K,L)是现代经济增长理论和实践的精髓,Y表示最终产出,K表示资本,L表示劳动,A表示以技术为核心的全要素生产率。200多年来,经济学理论一直以这一基本的宏观经济核算解释和指导经济发展实践。

资本、劳动和以技术为核心的全要素生产率构成现代经济增长的基本要素。而国别之间的要素流动和产品流动背后所体现的要素流动——国际贸易就是现代技术扩散和经济增长的核心载体。最近十多年新经济的迅猛发展,经济增长实践的模式变化给传统经济增长理论赋予了新的内涵,有必要对现有理论体系做适当的拓展。

如何看待新经济时代的国际贸易理论与实务的发展呢?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和实践,贸易成本和规模经济是国际贸易理论的两大基石。贸易成本会使得生产分散化,产品以服务本地市场为主,而规模经济使得生产集聚化。我们以这两点为主线,讨论新经济对于国际贸易理论与实践发展的影响。

第一,新经济时代交易成本迅速下降。传统经济中,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存在,企业之间、企业和个人之间存在很高的交易成本。正是由于这个交易成本的存在,决定了企业的边界,也决定了产品差异定价的程度,决定了现有国际贸易的方式。

新经济时代,信息收集、储存、传播的成本大幅度下降,且规模经济作用明显,这使得企业之间的交易成本大幅下降。这种成本下降对于国际贸易有着很强的福利效应。

首先,交易成本下降会降低现有贸易的成本,提高现有交易的福利。现代经济中,简单来说,交易就是经济增长,交易越多,经济越繁荣、越发达。国际贸易就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易。每一个交易都会有一个成本,当收益不低于成本时,就发生交易,收益高于成本的部分,就成为消费者剩余(也可能是由生产者剩余最终转化为消费者剩余)。我们假设成本分为两个部分:生产成本和贸易成本。贸易成本下降使得每笔交易的总成本下降,收益上升,消费者剩余增加,产生福利效应。

其次,交易成本下降会匹配更多的交易,扩大经济规模,提高社会福利。市场中交易发生的数量是由临界的交易决定的,临界交易中交易成本刚好等于收益,当交易成本下降时,市场中临界交易收益下降,从而可以匹配更多的交易,匹配原有经济中潜在的买家和卖家,提高社会福利。

最后,交易成本下降不但体现在产品流动,也体现在要素流动,这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全球贸易格局。国际贸易产品流动背后体现的是要素流动,如果要素流动的成本足够低,风险足够低,用直接的要素流动逐步替代间接的要素流动(国际贸易产品流动)显然是企业的理性决策。现有国际贸易体系中,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的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下降空间都已非常有限,今后的发展无非两个方向:要么把国家之间的协调内容进一步深化到劳工、环保、政府采购等领域,从更深更广的维度挖掘资源配置效率改善的潜力;要么直接竞争要素流动,这将会更加加剧各国之间公共服务政策的竞争,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现有的国际资本流动和国际贸易格局。

第二,新经济时代规模经济的作用越来越大。根据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规模经济和交易成本共同决定产业在各国之间的布局与发展,这一理论判断的基本理念同样适应于新经济时代的产业发展现状。简单而言,规模经济使产业布局更为集聚,而交易成本使产业布局更为分散,两者的相互作用和力量消长共同决定了产业发展。新经济时代,交易成本大幅下降,规模经济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这使得大型企业越做越强,产业链也不断延伸,成为典型的巨无霸企业。这也是新经济的典型特点,基于平台的大型跨国、跨领域、跨产业链企业,在社会经济发展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新经济时代,贸易成本下降,规模经济上升,原有的高度依赖供给侧的国际贸易模式将会有很大改变,供给侧关注的焦点由生产要素转向服务,如果给定公共服务因素,则需求成为决定产业发展和布局的核心。我国市场规模庞大,互联网经济发展活跃,如何在下一波国际要素流动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成为我们需要重点关注和研究的问题。


分享至: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7 - 17
小细节,折射大变化。  记者近日在调研上半年经济情况时注意到,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进程中,一些企业和地方政府正在悄然发生改变。变化的背后,隐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大密码”。  变化一:从“盯大项目”到“抓大不放小”  “经济发展快,全靠项目带。”大项目,一直是许多地方争抢的对象。但在辽宁、山东等工业大省,一些投资金额较小的、不太起眼的项目,也开始受到相关部门的青睐。  “以前主要聚焦投资规模1亿元以上的工业项目,不过这一轮经济稳增长、调结构,我们变成了‘抓大不放小’,把目光更多放在2000万至1亿元的小项目,特别是科技创新项目。”辽宁省工信厅相关负责同志告诉记者。  走进山东聊城,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负责人也表示,现在更愿意吸引新兴产业中有核心竞争力的小项目,通过梳理上下游、补齐产业链,形成产业聚集的大效应。  作为老工业基地,辽宁龙头企业较多,但产业链都较短,“头大身子小”。去年以来落地的一...
2019 - 07 - 16
美国和印度谈判代表12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会面,恢复两国贸易对话。了解进展的印度官员披露,当天对话没有能够就解决双方贸易摩擦取得重大进展。  路透社报道,双方将许多涉及农产品、电子商务、钢铝产品的棘手问题推迟到下次贸易对话再议。印度商务和工业部长皮尤什·戈亚尔8月将前往美国首都华盛顿,会晤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具体日期尚未确定。  一名参与对话的印度高级官员说当天对话持续3个多小时,“没有突破”,但他没有详细说明。  另外两名印度官员说,12日对话更多地是关于了解彼此在争议问题上的立场,希望一些问题能够在戈亚尔下月访问美国时得到解决。  印度政府12日晚发布简短声明,说两国同意继续磋商,“解决双边贸易关切”。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6月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会议期间举行会晤,同意寻求深化两国关系。特朗普当时说...
2019 - 07 - 13
在商务部11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中美双方经贸团队将按照两国元首大阪会晤共识的要求,在平等和互相尊重基础上重启经贸磋商。目前,双方经贸团队正在就下一步具体安排保持沟通。  7月9日晚,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通话,就落实两国元首大阪会晤共识交换意见。高峰说,双方经贸团队正在认真落实两国元首会晤共识,“中方对于磋商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的核心关切必须得到妥善解决”。相信双方通过平等对话,照顾彼此合理关切,一定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利益,也符合整个世界和世界人民的利益。  近期,美方决定对此前加征关税的110种中国商品免征关税,对此,高峰表示,据了解,这是美方正常的关税排除程序。中方也已建立了相应的关税豁免机制,将根据企业申请进行处理。  商务部今天发布数据显示,今年前6个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0131家,实际使用外资4783.3亿...
2019 - 07 - 09
观察一国经济活力、动力和潜力,外资是个独特的窗口。  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持续蔓延,全球贸易和投资争端加剧,国际投资者信心明显不足。中国吸引外资情况怎么样?外资对投资中国如何看?  新华社记者近期前往多地调研,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个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中国,已经并且有能力持续在外资领域“引进来、留得住、能共赢”。  “中国是正确的投资方向”  7月初,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  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前,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主席汉斯保罗·博克纳刚刚同合作伙伴进行洽谈。  “中国是正确的投资方向。”与中国有40多年交集的博克纳告诉记者,如果问中国值不值得投资、值不值得深耕,他的回答是——“绝对值得”。  博克纳的观点与不少跨国企业的行动不谋而合。  走在南国大地,记者不仅感受到盛夏的体感热度,更触动于外商的投资热度。仅广东省,前5个月实际到资超5000万美元项目就达到37个,项目金额合计...
电话:+86-510-85750782 
邮编:214031
地址:无锡运河东路555号时代国际A座3606
Copyright ©2018 - 2021 无锡利卓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